广西钦州市佳口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www.hwmfws.cn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用于全省敬老院和福利院建设

2020-06-26 22:42

投入有保障,硬件条件好,管理规范,特别是费用较低,是公办养老院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例如在广州市,公办养老院接收自费老人的收费标准普遍在每月1000元到2000元,而民办养老院的收费标准每月多为2000元以上,有些还要数万元赞助费。因此,在民办养老院普遍入住率不满时,公办养老院却“一床难求”。

日前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指出,各地公办养老机构要充分发挥托底作用,重点为“三无”老人、低收入老人、经济困难的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无偿或低收费的供养、护理服务。但记者调查了解,多地公办养老院存在“一床难求”局面。

资金紧,人难招

“根据不同护理等级,老人住院每个月收费在1600元到3000元之间,然而护理成本、人力成本很高。就拿洗衣机来说,失能老人的床单衣物等清洗量很大,几乎半个月就得换一台洗衣机。几年来护理院总体投入在80万元,直到现在仍是负债经营,几乎没有利润。由于用的是自己医院的楼层,所以没有房租成本,如果加上房租肯定入不敷出。”王凛向记者表示,前两年曾经考虑过撤销护理院,“跟医院其他科室的病床根本没法比,我们医院自收自支、自负盈亏,拿出住院部整整一个楼层的资源,其实是在做公益。”

西安市中铁一局医院院长王凛告诉记者,有职工提出扩大护理院床位规模,但护理院社会效益良好,却没有任何经济效益。

为何难扩张

需要等多久

今年9月提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广东省级财政对社会养老服务事业投入尚小:2012年,广东省级财政安排专项经费5520万元,用于全省敬老院和福利院建设,而江苏、浙江和云南3个省的省级财政投入养老服务分别为4亿元、3亿元和1.25亿元。

为何愿意住

在南京,记者走访发现,一些公办养老院的护理型床位明显比民营养老院少,难以满足失能老人的需求。秦淮区老年公寓院长陈晶晶告诉记者,目前院里护理型、介助型和自理型老人床位比例各占30%左右。而在秦淮区民营养老院欢乐时光老年公寓里,院长解定兰告诉记者:“我们这儿大部分都是失能老人,自理型老人比较少。”

护理型床位少,健康老人住得早

还有一些老人,住进公立医院并非因为有迫切的护理需求,而是为子女打算或怕一个人孤单。针对这种情况,钮学兴说:“我们应该动员健康老人回家去,号召自理型老人不要过早入住养老机构,过早入住不仅会加快老人的衰老速度,对缓解养老机构的床位问题也是不利的。另一方面,政府支持社会力量建立护理型养老机构,让真正需要护理的老人住进养老院。”

“我也打听过,国外有全自动洗澡间,需要投资100万,就连自动翻身床都是20万一个。”司冬梅说,“护工特别难招,年轻人都不愿意干,往往是五六十岁的人在照顾七八十岁的人,而护工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六七。”

除了资金紧张,护工难招也是一个问题,毕竟,高强度的工作,面临的却是低收入。据介绍,失能老人洗澡时,往往需要四个人同时给一个老人洗澡,有的时候老人边洗澡边便溺,“一个礼拜给全院老人洗一遍,到最后胳膊都快断了。”来自渭南的农民工东玉琴在护理院当护工已有6年,劳动强度大、待遇并不高是她们普遍的工作境遇。

另外,面对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的情况可能导致的入住不公平,广州市民政局巡视员凌妙英表示,将争取实施全市统一的公办养老机构入住评估轮候制度,首先保障无劳动能力、无法定赡养人、无生活来源的“三无”老人入住,剩下三成对社会开放的床位则主要评估入住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

为何难入住

若不是门口挂着“广州市老人院”的招牌,恐怕有人会以为误闯了桃源仙境:小桥流水,绿树成林。79岁的高先生在这里已住了10年,每天唱歌、打牌、看电视,过得怡然自得。他说,自己每月能领到数千元的退休金加补贴,而包括住宿、伙食、护理等费用在内的养老开销每月只有1300元。

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钮学兴说:“目前,我省各类养老机构床位总数和老年人口总数相比比例较低,还需大量增加养老床位。同时,从结构上看,自理型床位多,护理型床位少。”

然而,即使在投入很高的江苏省,“一床难求”也是普遍现象。南京市秦淮区养老公寓是一家公办养老院,共有养老床位115张,实际住进来的老人在100位左右。秦淮区老年公寓院长陈晶晶说,养老院入住率达到95%以上,“流动性比较小,床位比较紧张,很多老人一住就是好几年,有两位老人从2000年就住进来了” 。

有些失能老人因为公办养老院护理型床位比较少只得转向民办养老院,对于经济条件较好的老人来说,民办养老院可以为其提供相对高端的护理服务。

从去年5月份开始,广州市天河区的黄小姐就在为83岁高龄的母亲找合适的养老院。她首选的是公办养老院,但没想到咨询了一轮后,她发现公办养老院几乎全都满员。“都是说先去体检,符合条件的话,再填表排队。”直到接近年底母亲突然去世,她也没有等来床位。

从2007年10月开始,西安市中铁一局医院将住院部5楼整整一层,专门建设为西安市碑林区第一爱心护理院,服务对象全部是失能和失智老人,主要来自脑梗、脑出血后期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偏瘫、半身不遂、植物状态的老年人,住院患者平均80岁。

排队老人等不起,打招呼都进不来

“失能失智老人,随时需要吸痰、急救,家庭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护理院护理主任司冬梅告诉记者,“今天上午我们还在抢救2位老人,老人突然出现呼吸衰竭、心脏骤停,我们直接把他们从5层转到医院其他楼层抢救。”

服务好,价格低

当问及养老院的排队情况时,陈晶晶向记者展示了一本笔记本,这是他们用于登记排队老人情况的本子,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排队登记的名单快写满整个本子了。从6月初到9月中旬,已经有53位老人在排队等床位了,而这其中需要全护理的老人占多数。这些老人能等得起吗?陈晶晶坦言:“目前,只能让这些老人在家等通知,我们只有床位空了,才能安排老人住进来。有些老人也会去其他的养老院排队。”

无独有偶,为给90岁高龄、患阿尔茨海默病的父亲找到一个公办养老床位,李女士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城区,得到的答案却是:无论市属、区属都要排队。无奈之下,李女士只好花3万元的赞助费,把父亲送进一家民办养老院。“就算我们能等,父亲的身体也等不了啊。”

南京的张观林今年77岁,因为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行动起来非常不方便。老人一直未婚,没有子女。7年前,老人发现自己患有劳损性心脏病,没法照顾自己,决定搬到养老院。2006年,在排了两个多月的队以后,张观林搬进了南京市秦淮区养老公寓,一住就是7年。因为一直独居过惯了,所以老人在养老院里包了房,两张床位,需要半护理,每月的费用是2100元,而他自己的退休金是2500元,刚好够支付自己的养老费。

许多地方正加快修建养老院,但大多数都面临两大困境。